海南黑冠长臂猿家庭式聚居 监测员揭秘其生活起居

栏目:社会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时间:2017年11月07日 13:57:00

海南黑冠长臂猿家庭式聚居 监测员揭秘其生活起居

海南黑冠长臂猿家庭式聚居监测员揭秘其生活起居

  图为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海南黑冠长臂猿生活地带一隅。 付美斌 摄

  中新网海口11月6日电(记者 付美斌)“我们经过近几年的监测发现,海南长臂猿现有数已不足30只。”海南霸王岭长臂猿监测队队长韩文涛说。

  海南长臂猿其头上长有一顶“黑帽”,故得名黑冠长臂猿,是唯一一种我国特有的长臂猿,目前仅分布于海南岛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图为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测员陈庆研究海南黑冠长臂猿食用的热带野果。 付美斌 摄

  近日,记者跟随监测员陈庆、谢赠南进入霸王岭原始热带雨林。但要一睹它们尊容并不是易事,当天在莽莽森林转了几个山头,直到晌午也没有看到长臂猿的踪影。

  年近六旬的陈庆,是土生土长的霸王岭人,有过狩猎经历,由一名伐木工转为护林员。如今,他已是海南长臂猿研究圈内知名的“土”专家,几乎每个到海南调查长臂猿的科研机构或媒体,都离不开他的帮助。

  图为海南黑冠长臂猿中的成年母猿。资料图 付美斌(翻拍)

  陈庆回忆,第一次见到长臂猿还是在他年少时,“原来并不知道长臂猿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在一次狩猎中,发现一公一母长臂猿用手吊在树上。正用猎枪瞄准它们的时候,长臂猿回头看了我一下,看着像猴子,我就把猎枪放下了。”

  穿梭雨林中,翻越两座山岭,过了几道山涧,一座两层楼的木房掩映在半山腰的森林中。“这是我们最早监测长臂猿的一个点,之前是砖瓦房。”陈庆指着地上还散布的红砖块说,他是第一批在这里驻点的监测员,一住就是近十年时间。

  一个监测点常为两人。监测员的工作更像是在“偷窥”长臂猿的生活起居。“一听到猿叫就兴奋,会迅速从监测点穿过森林去观察长臂猿的情况。”陈庆说,海南黑冠长臂猿是树栖猿类,活动与觅食均在15米高大乔木的冠层或中层中穿越进行,很少下至5米以下的小树上活动。所以,要观察到它,只有先听到猿鸣,再迅速靠近观察。

  与陈庆年龄相仿的谢赠南,也是由伐木工人、公路养护工人转为长臂猿生存环境守卫者。在与猿“打交道”过程中,谢赠南将猿鸣叫声用手机录音。

  记者从录音中听到海南黑冠长臂猿鸣叫声悠扬动听。陈庆说,鸣叫行为是长臂猿非常典型的行为特征。每日天刚破晓,公猿率先高声啼鸣,这好像是在唤醒家庭成员,催它们起床,接着是母猿的喧闹和歌唱。有时鸣叫是猿群对其领域宣誓,警告别的猿群不要进犯。

  海南黑冠长臂猿食物以多种热带野果为主,也吃昆虫和鸟蛋,饮用水主要靠饮叶片的露水,也会从树洞里掏水喝。为长臂猿能吃上可口的榕树籽,早在几年前,陈庆在木楼前种上大叶榕树,“希望榕树结出果子供长臂猿采食。”

  据陈庆等人多年持续观测发现,海南黑冠长臂猿多以一公两母成年猿和幼猿组成家庭,群聚生活在一起。有专家长期观察研究发现,海南黑冠长臂猿生命周期约30年,一般7到8岁才性成熟。成年母猿每2年产一胎,幼猿出生后要到1.5岁才能完全离开母体独立活动。家庭群内雄性猿在即将达到性成熟时,或自动、或被家庭群中的成年猿驱赶离开出生家庭,在独栖生活过程中寻找配偶组成新的群体。

  陈庆说,海南黑冠长臂猿群体和睦共处,雌雄间感情专一,“没有发现两群体成员间的玩耍行为,更没有偷情行为和激烈打斗行为的存在。”海南黑冠长臂猿感情丰富,前几年一个群体中,一只奶奶级的雌性猿死去,该群体悲伤很久,直到一只成年雌猿加入,才恢复生气。

  它们是一群调皮的森林精灵,谢赠南曾遭遇被长臂猿用尿淋的经历。陈庆为在长臂猿的粪便中研究它们的食物品种,亦遭遇过被粪便淋的经历。“我们整理头发被猿看见,它们也在树枝上模仿。”

  有专家认为,要使海南长臂猿摆脱灭绝的状况,必须为它们提供更大的栖息地。

  如今,在海南霸王岭山林中的滑坡裸露地带,保护区护林员已补种上树苗,以恢复海南长臂猿生存环境。(完)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