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版许霆案:男子充值350次得千万一审获刑11年

栏目:社会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时间:2017年11月17日 11:34:52

App版许霆案:男子充值350次得千万一审获刑11年

  生活在上海的29岁青年叶飞,遇到了“App版的许霆案”。2016年6月,他用银行卡向一款名为“壹钱包”花漾卡的互联网金融产品转入资金,发现钱被原路退回,而App却显示资金增加了。此后的8天,他重复操作了350余次,App中“多出”了1125万元,这些钱被他用于消费、还债。

  近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叶飞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

  这与2006年曾引起全国关注的许霆案有些相似。公开报道显示,时年23岁的许霆在广州某ATM机取款100元,结果ATM机“吐出”了1000元,而账户中只被扣了1元,此后他多次操作,累计取走17.5万元。法院一审认定许霆犯盗窃罪,并判处无期徒刑,后重审改判许霆有期徒刑5年。

  对于叶飞的经历,有人认为,这只是民事纠纷,叶飞并无秘密窃取的故意,只构成民法上的不当得利,况且他已经提出了分期还款的方案;反对者则认为,叶飞非法占有的目的明显,综合全案,认定他犯罪并非没有理由。

  “充值”350余次“多出”1125万元

  2015年6月,叶飞下载了一款名叫“壹钱包”的App,随后以妻子的名义注册了账号,并申请激活、绑定花漾卡。

  这款App是平安集团旗下子公司平安付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付公司”)的产品,花漾卡也是由平安付公司与平安银行共同推出的。“壹钱包”的注册用户可以申请花漾卡,通过银行渠道给花漾卡充值之后,卡上的资金可以用来转账、消费、提现。

  “(账号)一直都是他在用。”叶飞的妻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叶飞曾开过健身会所、经营过单身公寓,2016年前后,他们的生意歇了一段时间。

  事情发生于2016年6月4日。这天晚上,叶飞通过支付终端将银行卡的钱转入“壹钱包”花漾卡,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银行卡的钱被退了回来,花漾卡却显示资金转入成功、可用余额也相应增加。

  这是花漾卡资金转入渠道的系统故障。平安付公司事后出具的报案材料显示,该故障从6月2日持续到6月12日,其间,多名用户将花漾卡里“多出”的金额提现转走。

  叶飞也是其中之一。直到故障解除,叶飞8天里重复了350余次“充值”操作,花漾卡里共增加了1125.63万元。其中的241万余元被他用于购买轿车、黄金以及归还个人债务,884万余元在“壹钱包”内购买了理财产品。

  曾提出分期还款方案

  平安付公司提交的通话文字记录显示,6月12日,也就是故障排除的当晚,该公司联系叶飞,告诉他交易异常情况。

  叶飞的妻子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银行找来,她才知道有这件事,“我跟丈夫说,这个钱(我们)不能用”。

  第二天下午4点,平安付公司再次打来电话。通话记录载明,叶飞称,他没意识到账户的钱会多出这么多,“以为是自己的钱,就一直花”。

  在电话中,叶飞表示愿意还款。他对平安付公司说,“壹钱包”内的余额及其理财产品可由该公司先扣除,其余的200多万元已用掉了,无法全额还款,但可以次日下午5点再联系他,届时会给出还款方案。

  平安付公司6月14日如约打来电话。通话内容显示,叶飞再次表示不知为何当时拿到那么多钱,现在他最多可以一次性还20万元,其余的希望能分期偿还。他称,自己是商人,每月可以轻轻松松赚10万元。

  分期还款的方案最终未被平安付公司接受。

  在叶飞提出该方案的第二天,上海警方接到报案称,陆续有人利用平安集团旗下产品的系统漏洞盗刷花漾卡资金,造成平安银行损失1200余万元。

  2016年7月下旬,叶飞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同年9月被逮捕。

  一审获刑11年,目前已上诉

  2016年11月,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对叶飞提起公诉。奉贤区法院今年6月、9月两次开庭审理该案。

  此前,平安付公司已追回了叶飞“壹钱包”内购买的理财产品资金884万余元、理财产品利息3.65万余元、账户余额2.28万余元,合计890万余元。在叶飞的妻子还款29.6万元之后,该公司仍损失205.94万余元。

  对于检方的指控,叶飞的辩护律师、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绍平认为,叶飞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他无任何窃取、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主观故意。“该案的发生,是叶飞主动将钱存入账户,而后平安付公司自己往被告人的账户上加钱,又把(银行卡的)钱款返还给叶飞,请问,被告人何来非法占有的目的?”

  “如何证明这不是平安付公司主动给付被告人的钱款?被告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平安付公司给的意外之财。”吴绍平称,客观上,叶飞也未对钱财进行秘密窃取,其所有操作都是按照“壹钱包”App的流程进行的,既没更改规则,也没植入恶意软件,“‘壹钱包’App(发生的操作)代表的就是平安付公司的意思表示,如果凭一句‘系统漏洞’就不代表了,那么,又凭什么证明其他的操作就是平安付公司的意思表示?按此逻辑,使用者的资金还有没有安全保障?”

  这些辩护意见未被法庭采纳。今年9月30日,奉贤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叶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退赔平安付公司205.94余万元。

  现行刑法规定,犯盗窃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吴绍平告诉记者,叶飞对一审判决不服,目前已提出上诉。

  是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

  与11年前的许霆案一样,叶飞案以民事纠纷定性还是刑事案件定性,再次引起了法律界的讨论。

  奉贤区人民法院认定是刑事案件的理由是,叶飞明知银行卡支付系统出现故障,仍反复操作300余次,秘密窃取被害单位巨额资金并使用。判决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证明叶飞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判决认定,叶飞在家属帮助下退赔部分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在吴绍平看来,这只是常规的民事纠纷,如果平安付公司认为叶飞的行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叶飞只是不当得利,并未盗取他人钱财,平安付公司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要求叶飞返还款项。事实上,叶飞此前也对平安付公司提出了分期还款的方案。

  “如果认为叶飞非法侵占了公司财产且拒不归还,那么,也应当由平安付公司提起刑事自诉。”吴绍平认为,叶飞应承担的是返还不当得利的民事责任,若一定要算犯罪,最多仅能构成侵占罪。这是自诉案件,且量刑比盗窃罪更轻,最高刑为有期徒刑5年。

  还有一些了解案情的法律人士认为,叶飞是一个智力正常、具备一定商业知识的成年人,理应能够通过“资金转入后原路退回,花漾卡余额却显示转入成功”判断出App系统存在故障,认为“App主动给了1000多万元”,从常识上说很难站得住脚。

  他们认为,叶飞8天内的充值次数达350次之多,其间还使用了1125万余元――该数额应该明显超过了叶飞一贯的消费水平,“很难相信,一个成年人会不知道自己没这么多的钱”,故意非法占有的目的比较明显。另一方面,公司事发时应该也不知道这个故障,否则没理由不及时解决,这也符合盗窃罪“秘密窃取”的构成要件。

  类似的讨论在许霆案发生时也曾进行过多次。

  公开报道显示,该案重审由无期徒刑改判5年的理由是,许霆是在发现ATM机出现异常后产生犯意,其行为与有预谋或者采取破坏手段盗窃金融机构的犯罪有所不同,并且,从案发具有一定偶然性看,许霆犯罪的主观恶性尚不是很大。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彼时表示,5年的量刑低于法定最低刑,但综合本案具体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处法定最低刑仍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因此,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决定对其在法定刑以下量刑。

  对于叶飞案,吴绍平表示,叶飞失去自由后,他与平安付公司方面还曾就还款问题多次通电话,最近的一次是今年9月,“主要都是关于还款是分两年还是三年还,及首次付款的金额问题”,截至记者发稿,双方仍未达成一致。

  吴绍平认为,倘若罪名成立,这无异于是让公民个人为企业法人的错误埋单。

  对此,一些法律人士认为,平安付公司相关系统出现故障,公司确有一定责任,但若因此而认为用户可以占有、使用这些财产,不利于社会诚信建设,情理上也难以让人信服。

  本报北京11月16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